晓庄公告:
今天是:
    • 杰出校友

走在行知路上 创造精彩人生——记全国师德标兵杨瑞清

发布者:李志兵发布时间:2014-11-17浏览次数:1775

 

杨瑞清,1963年出生,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人,现任南京市浦口区行知小学校长。1981年,为实践陶行知教育思想,杨瑞清从南京晓庄师范学校毕业后,到南京市江浦县五里村小学工作。他先后创办了行知实验班、行知小学、行知基地,开展了“不留级实验”、“村级大教育”以及“赏识教育”研究,取得优异成绩。

1990年获得了全国学陶成果一等奖。他主持的《借鉴陶行知教育思想的赏识教育实践研究》课题,被审定为全国教育科学“十五”规划教育部重点课题。20049月,杨瑞清的专著《走在行知路上》作为“中国当代教育家丛书”之一,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发行,并在马来西亚再版。完成了中央教科所访问学者的研究学习,写下了五、六百万字的教育日记,发表了大量的优秀论文。 

曾获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全国十杰教师、全国师德标兵、全国先进工作者、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南京市十大杰出青年等称号。

2000年,杨瑞清入选教育部“全国优秀教师师德报告团”,2002年又入选全国总工会组织的劳模事迹报告团,两次赴全国巡回演讲,引起强烈反响。2003年以来,杨瑞清多次应邀到新加坡、马来西亚讲学,引起轰动,当地媒体作了广泛报道,当地学校、社团纷纷把行知小学作为培训学习基地。《中国教育报》、《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栏目对杨瑞清事迹作了专题报道。《光明日报》报道称赞杨瑞清是“陶行知式的乡村教育家”。

走在行知路上  创造精彩人生
——记全国师德标兵杨瑞清

                    陈梦娟  张建军

他为人谦和,平日里教书育人,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乡村教师。但是在了解他的内心世界后,人们才知道平凡背后有更多的不平凡。毕业时,放着城市里的工作不争取,主动要求到乡村小学当教师……有“升迁”机会,却不到县城里当官,安心在乡村小学扎根20多年……在艰苦的条件下,搞教育改革,不断探索求新,取得了许多的成果……他就是南京市浦口区行知小学校长杨瑞清。从教以来,杨瑞清始终以陶行知先生“为一大事来,做一大事去”的精神激励自己,成为“陶子之后,亿万陶子”中突出的一位,被人们誉为新时代“陶行知式的乡村教育家”。2004年第20个教师节前夕,他倾心撰写的《走在行知路上》作为高等教育出版社“中国当代教育家丛书”之一,在北师大举行首发仪式,受到读者好评。

青春不能没有理想支撑,事业不能没有激情相伴。在两次人生重大选择面前,杨瑞清始终抹不去自己的“农”字情结,心灵的天平总是倾向农村,倾向农民。

  1981年,作为南京晓庄师范学校“文革”后的首批小教专业毕业生,杨瑞清面临着人生的第一次选择:进城还是回乡。临近毕业之际,一份立志发扬“行知精神”,到偏僻农村办学的志愿书在全校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递交志愿书的就是平时沉默寡言的杨瑞清。

带着满腔热情,杨瑞清来到了浦口区五里村小学。当时的五里村小学就像电影《凤凰琴》中的山村学校一样——“黑屋子,土台子,里面坐着泥孩子。”由于教学质量不好,农民纷纷把孩子转到别的小学。村民们看到分来一个满脸稚气的学生仔,露出了失望的神情,认为他“肯定是好学校挑剩下来的”。

杨瑞清带着初为人师的喜悦投入到教学之中。他接手的是被称为“二年级万岁”的差班,38名学生竟然有20人留过级。杨瑞清把这个班命名为“行知实验班”,暗下决心,一定要实践陶行知“爱满天下”的思想,不让一个孩子失学,不让一个孩子掉队。

  开学了,一个叫徐玲的孩子还没来。当天,杨瑞清就去找家长。孩子的父亲冷淡地说:女孩子读不读书无所谓,还是在家里放鹅吧。家长的工作一时做不下来,杨瑞清又换了一个办法。每天放学后,他就赶到徐玲家,一边陪她放鹅,一边把当天的功课教给她。碰上这么一个“顶真”的老师,徐玲的家长终于过意不去了,一个月后,把孩子送进了课堂。

  他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小弟弟、小妹妹,总是报以无限的耐心、无比的爱心,尤其是对一些后进生,杨瑞清给了他们更多的关怀和帮助。学生小丁,家里生活困难,留过两次级,自己对学习失去了信心,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态度。杨瑞清掏钱帮他交学费、买文具,还让他和自己一起生活了一个多月。一年后,小丁语数考试都得了满分,人也变得活泼自信开朗多了。杨瑞清所带班上所有的留级生都顺利升入二年级。

  看到村小学的变化,淳朴的农民被感动了,他们拿出农村改革后积攒的第一笔钱,全村集资7万多元建了新校舍。学校的面貌变了,教学质量提高了,不少原来转学出去的孩子又纷纷回来了。

  正当杨瑞清的教学有所成就,热情获得理解,准备再接再厉大干一场的时候,他的人生又面临着第二次选择。19835月,他接到了任命他为团县委副书记的调令。带着困惑和矛盾的心理,杨瑞清服从了组织的调动。

  虽然身在县城,他的心里还是牵挂着孩子们,还是丢不掉对农民的誓言、对孩子们的承诺,告别班会上孩子们一张张哭成了泪人的小脸常常浮现在眼前。

  198371,杨瑞清赶回五里小学,把妈妈接来,并邀请了几个农民朋友,特别为自己过一个20岁的生日。对着烛光,杨瑞清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心声:我要回来,我一定要回来!

  听说杨瑞清不想当“官”,却要重回村小学当教师,不少人大惑不解:你杨瑞清放着光明灿烂的仕途不走,放着热热闹闹的县城不住,偏偏要回农村当清贫的乡村教师,这不是“傻瓜”吗?杨瑞清说,陶行知先生有一首诗:“傻瓜种瓜,种出傻瓜;唯有傻瓜,救得中华”,我愿意做这样的“傻瓜”,铁了心当一辈子乡村教师。

  他用书面和口头形式,反复向领导提出了重回五里小学的请求。他说,做共青团工作不缺我一个,扎根乡村教育不能再少我一个了。终于,杨瑞清义无反顾的决心感动了领导,他又回到五里小学,继续走行知之路。

  1985年元月,五里小学更名为行知小学,著名书法家林散之先生为学校题写了校名。在杨瑞清的影响下,一批有志于农村教育事业的教师也来到了五里。村民们办教育的热情再一次高涨起来,又一次集资10多万元,进一步改善了办学条件。这期间,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官员来到行知小学考察。

  人生的奉献方式是“真爱”,创造方式是“会爱”。热爱孩子、赏识孩子,高举素质教育的大旗,“让农村的孩子也要受到最好的教育”是杨瑞清始终不渝的追求。

在杨瑞清看来,让农村的孩子享受最好的教育就要对孩子真爱、会爱。

留级率高历来是农村教育的一个突出问题。留级使孩子的自信心严重受挫。杨瑞清暗下决心,一定要关上留级这道门,提高孩子们的整体素质,让行知小学不再有留级生。

  杨瑞清在全省率先搞起了不留级实验。他请教专家,查找资料,潜心研究,提出了“学会赏识,扬长补短,促进迁移,快乐成长”的赏识教育思路。

  在杨瑞清眼里,每一个农村孩子都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要把教学的主动权还给教师,把学习的主动权还给学生,决不能把农村教育仅仅办成扫盲教育、升学教育,决不能仅仅为了考试而教书、学习。他常对教师说,快乐、自信是西瓜;分数、名次是芝麻。

  学生小洲,学习马马虎虎,成绩单上挂满了“红灯”,家长伤透了脑筋,几次找到学校要求让孩子留一级。杨瑞清在说服家长后,仔细观察小洲的言行,发现他对美术有着浓厚的兴趣,就让他担任美术组长,并为他在全校办画展。在杨瑞清的引导下,小洲的自信心一点点地恢复了,成绩也随着自信心跟了上来,不仅没有留级,还顺利上了中学,后来还凭美术特长考上了西北轻工学院工业设计系。

  从1986年第一个不留级实验班开始,行知小学再也没有出现一个留级生。这项实验被确定为南京市“八五”重点课题,并获得全国陶行知教育思想理论研究和实践成果一等奖。

从不留级实验中,杨瑞清越来越感觉到赏识教育的重要,把《借鉴陶行知教育思想的赏识教育实践研究》申报成为全国教育科学“十五”规划教育部重点课题。他认为,习惯于用二拇指指责、抱怨、挑毛病的教育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要用大拇指肯定、欣赏、找优点;要达成“被爱”,让每个生命成为爱的聚焦,引导“施爱”,让每个生命成为爱的源泉,启发“自爱”,让每个生命成为爱的堡垒;要让教师在激动和享受中教,让学生在欢乐和入迷中学。他老师们把著名教育家斯霞老师为行知小学题写的“学会赏识,爱满天下”8个字作为学校办学理念的总概括。

学校专门印制了“优点卡”,由老师以第一人称对孩子们的细小优点进行表扬,并签名。杨瑞清在每周的全校晨会上加以宣读。每一个孩子每学期至少会得到一张优点卡。

一个叫小凡的孩子,散漫、顽皮,连父母对他都失去了信心。一次,杨瑞清在晨会上宣读了小凡班主任写的一份优点卡。当小凡在全校师生热烈的掌声中,从杨瑞清的手中接过这份优点卡时,他幼小的心灵被震撼了。不久,杨瑞清又推荐他到南京参加“文明工程电脑教室”捐赠仪式,并且和副市长合影,照片登在了《南京日报》上。在杨瑞清的悉心浇灌下,自信的萌芽开始在小凡的心中生长。

杨瑞清还把全员管理作为赏识教育的重要方法。在行知小学,学生人人当组长,轮流做班委。通过全员管理,孩子们得到了展示自己能力的舞台和机会,在参与班组管理的实践中提升了自信心、自尊心和关心他人、服务他人的意识,使孩子的素质得到全面提高。

杨瑞清的赏识教育实践和研究引起了海峡两岸和东南亚地区的广泛关注,几次应邀在新加坡、马来西亚讲学,引起轰动,新加坡《联合早报》作整版报道。行知小学的孩子们是最大的收益者,他们自信、开朗、活泼、大方,动手能力强,有良好的行为习惯,在升入中学后后劲十足。很多学生家长也说,老师的赏识教育不仅使我们的孩子像换了一个人,也改变了我们家长的观念,让我们相信,农村的孩子并不笨,也能和城里的孩子一样健康成长。

  “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杨瑞清全心实践陶行知先生“生活教育”的思想,顺应时代潮流,走出学校,服务农民;走出农村,服务社会,初步探索了一条“乡村大教育”的路子。

  杨瑞清是“生活教育”的有心人,身边的一点一滴、一事一物都能成为教育孩子的生动教材。行知小学的校园里栽着8颗柿子树,在柿子成熟的季节里,伸手就能摸到的柿子居然没有一个孩子摘,不少人对此感到不可思议。

  连续10多年来,每到金秋时节,杨瑞清老师们带领孩子们采摘柿子,举办行知小学“柿子节”。在全校大会上,杨瑞清站在一篮篮红灿灿的柿子面前对孩子们说,这不是一般的果实,它是“劳动之果”,是全校师生劳动的结晶;它是“智慧之果”,同学们围绕8棵柿子树观察思考、写日记、做数学题,变得越来越聪明了;它是“道德之果”,没有道德的自觉约束,大家就看不到这些丰收的果实;它是“艺术之果”,绿油油的叶子、红艳艳的果实妆点着我们美丽的校园。现在,我要把这些至真、至善、至美的果实分给大家。孩子们不禁欢呼雀跃起来。杨瑞清还要求孩子们把柿子带回家,让家人分享甜美的果实,接受文明的熏陶。

  在杨瑞清看来,乡村教师的责任不仅是教育孩子,还负有促进两代人共同成长的神圣使命。在杨瑞清和同事们的努力下,行知小学先后开办了6个扫盲班、10多期实用技术培训班、无数个家长学习班、还办过1期夜高中班,组织了众多农民参加学习。

  杨瑞清还要求每一个孩子都要做乡村教育的“小先生”,即知即传,成为学校和家庭之间的一条“文化纽带”,形成人人受教育,人人办教育,两代人互相促进,共同成长的生动局面。数百名小先生在老师的指导下,不断把新事新风、计划生育、环境保护、港澳回归、海湾战争等话题从校园带进五里村的家家户户,乡村农舍里吹进了一股股清新的风。

  在实施乡村大教育的过程中,杨瑞清坚持走“联合”之路。他积极争取有关部门及农民的支持,开办了实验农场,并使实验农场成为“行知教育基地”,每年接待上万名城市中小学生了解农村社会,体验农民生活,在加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上发挥了积极作用,创造了新鲜经验,受到中央领导同志的赞扬。2005年开始,这里又成为新加坡马来西亚每年上千名师生的“中华文化浸濡活动”基地,2007年开始,这里被确定为国家汉语国际推广基地学校。

“联合”的办学思路使行知小学走上了快速的、可持续的发展道路。“十五”期间,行知小学争取到了1200万元的投入,建成了陶行知的故乡徽州民居风格的现代化校舍,将校园面积由最早的8亩扩大到了现在的80亩,又邀请农民专家在学校旁边建成了800亩的花园和果园,种植了700多种荷花、80多种枣树。周遍5所村办小学陆续并入行知小学,长江边、山脚下的孩子每天坐着漂亮的校巴上学。

“十一五”期间,行知小学又争取到政府1亿2000万的投资,扩建行知基地,新建行知中学和行知幼儿园,昔日落后的村办小学正在成为上千农家子弟健康成长的现代校园,上万社区农民终身学习的精神家园,众多城市学生尽情体验的乡村田园,无数有识之士热情共建的文化乐园。

杨瑞清走出了一条以弘扬行知思想、晓庄精神为特色的创建中国新型农村小学改革与发展的新路子。《中国教育报》2004926“视点”专栏以《农村需要什么样的小学教育》为题,整版介绍了杨瑞清的探索。

  生命的价值等于奉献量除以获取量,每个人都可以在自己的岗位上创造崇高的价值。杨瑞清在不断的自我超越中领悟了生命的真谛在于奉献和创造。

  用“人淡如菊”来形容杨瑞清是再恰当不过了。在杨瑞清专著出版,又从中央教科所完成了一年的访问学者的学习研究任务后,有人说,你功成名就了,趁这个机会换个岗位吧,别再窝在五里小学把宝贵的生命浪费在235的一千次、一万次的重复里面,浪费在鼻涕邋遢、野气不懂事的农村孩子身上,这样太委屈自己了。杨瑞清却不这样认为,他说,办好一所乡村小学,价值可以大到“不可限量”,我的付出,能改变孩子的一生呢!他有一个自己发明的人生价值的公式:人生价值=奉献量/获取量。他认为,用乡村教师的奉献量除以获取量,完全可以获得很大的商数,创造出崇高的人生价值。在荣誉接踵而来的时候,他说,如果要我对自己再定位,那么我的选择仍然是“办行知小学,教农民孩子”。

  对自己的生活条件,杨瑞清充满了感激和满足感。他有一个口头禅——“蛮好”。在他看来,有饭吃蛮好,有衣穿蛮好,有房住蛮好,有书教蛮好。杨瑞清刚到五里村的时候,住在芦席做隔墙的半间屋里,自己所拥有的只是一床一桌一水缸,外带一只小煤炉,自己买菜做饭,每天教书育人,依然其乐无穷。他觉得当乡村教师有“四个无比”:无比自豪、无比平淡、无比珍惜、无比快乐。

  杨瑞清给自己设计了20字的个人成长要诀:躬于实践,勤于读书,善于交友,精于思考,乐于动笔。从来到行知小学的那一天,杨瑞清就开始写教育日记,在教育日记里有3个符号:△、□、○,分别代表一天所做的工作、学习摘抄和自己对乡村教育的思考。20多年来,他写下了150多本六、七百万字的日记。这里记录了杨瑞清作为一个乡村教师的梦想与激情、快乐与艰辛。 现在,杨瑞清改在电脑上写日记了,更新换代了。

  在杨瑞清的带领下,一支热爱农村、热爱孩子、热爱事业的师德先进群体成长起来了。阮敏、刘明祥、余庭玲、朱雅婷、陈志燕、吴平、陈道龙、聂萍等一批青年教师带着对农村孩子的爱和对理想的追求,先后来到这所小小的乡村小学。

  在杨瑞清为农村教育事业默默奉献的时候,国家也给了他许多荣誉:南京市中青年拔尖人才、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全国教育系统劳模、全国十杰中小学中青年教师、全国师德标兵、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先进工作者;先后参加教育部师德报告团、全国总工会劳模报告团赴全国巡回演讲;《光明日报》、《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报道过他的事迹。对此,杨瑞清却看得很淡。他说,我还是我,一名普普通通的乡村教师。

执着是信念的指南针,是行为的永动机。杨瑞清在乡村教育的实践中,在自己的奉献道路上找到了生命的平衡点。如他所说:有人认为我失去了很多,却不知我也得到了许多。这些年,通过奉献社会,服务农村,我的自信心得到增强,能力也得到开发,价值得到了体现。      

1988年杨瑞清与在农民夜校相识相恋的爱人结婚时,五里村的乡亲们给他送了一块匾,上面写着“农村教育之家”。杨瑞清始终把这作为自己得到的最高奖赏,时刻用它来激励自己。对自己20多年的乡村教育生涯,杨瑞清无怨无悔;对未来,他则充满了希望。他曾经说,如果我在乡村教育的道路上所走的前20年是“生根”,生下理想、事业、情感的“根”,那么后20年,我的人生目标是“生长”,长出一棵乡村教育的参天大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