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庄公告:
今天是:
    • 杰出校友

科研,让教学变得有意思——宋运来

发布者:李志兵发布时间:2014-11-17浏览次数:248

 

宋运来,19681月出生,中共党员。1989年至1991年在南京晓庄师范89级大专班学习,现为南京市南湖第三小学副校长,小学高级教师。

先后参与、主持国家级、省、市课题6项。参编、主编学生习作、教辅图书、新课程教师教学培训用书17部。先后在《人民教育》、《人民教育报》等省级以上刊物发表教研文章100余篇。多篇文章被《教育文摘》周报转载。以爱心滋润童心,追求儿童的语文教育,在国内首创“儿童漫画作文教学”,长期致力于“张力语文的研究”,形成了“交往中突显民主,探究中展现创造”的教育教学风格。

曾获江苏省教育科研先进个人、江苏省特级教师、江苏省优秀班主任、江苏省“红杉树”园丁奖银奖、名教师、拔尖人才等称号。

科研,让教学变得有意思——宋运来

我本来并不会写作

200291,我被授予江苏省“特级教师”称号,改变了睢宁县没有小语特级教师的历史。老同学见面开玩笑地问我,是怎样混上特级的?一句玩笑促使我反思走过的教学之路。论上课,我比不过他们,至今上课获奖最高级别不过县级二等奖;论写文章,我比不过他们,他们有的在求学期间就有文章见诸报端了。记得上中师时,文选科目老师让我们改写鲁迅先生的《药》,我居然把文中的刽子手“阿义”改写成后来为我党工作的地下战士。老师悄悄地告诉我不能这样改,否则会影响你进步的(当时我已被党组织吸收为预备党员)。老师为了保护我的自信心,最后给文章打了60分。那时从心底里也不曾有写好文章的念头。

19897月,我被母校铜山师范保荐考入南京晓庄师范“三二分段”大专班。二年学习的知识大多忘记了,唯令我难以忘怀的是晓师的校园文化。春天里精彩的艺术节,学生的自治周,《小语教学研究》教材的编者竟然是我们的老师,传达室门前那块小黑板上的稿费通知单,以及校园橱窗展览的某某老师学术著作……都令我这位从乡村师范走来的年青人感到强烈震憾,深刻地感受到南北教育的巨大差异。

罗罗唆唆地讲了这些,是想告诉大家,这可能就是我最早受到的科研启蒙教育。当年那个连毕业论文不知如何写的我,15年后居然写出了40余万字的教研论文,主编、参编教辅用书、教材、论著17部。

带实验班徒有虚名

1991年暑假,到睢宁县实验小学报到的第一天,业务校长让我教五年级语文。我要求从一年级教起,一直带到六年级毕业。当时,大专毕业生分配到小学已是凤毛麟角,而一个小伙子去教一年级,更令许多人不可思议。有的说:“看样不咋的,教一年级能行吗?”学校充分信任我,不仅让我教一年级,还把“立体美育实验班”交给我。

接到实验班,没有那些填表、制订计划等系列规范的操作程序,只在学期末写个小结就算完成任务了。那时我啥也不懂,就像一棵小草自由地生长着。只有一腔热情,把在师范时立下的“缩短南北教育的差距”愿望在教学中变成现实。要把学生带到六年级毕业,便给每位学生建立档案袋,好的书法、作业、试卷……都往里装。国庆节,带孩子们手捧字典到大街上查找不规范用字。六一前夕,主动请缨面向全县开主题中队会。清晨,把学生引向班会的讲台,张扬孩子们的个性。班级管理中,发现家长往往与班级教育不能协调起来,于是便创办了班刊《家长通讯》。也就是有了这份小的不能再小的刊物,使我明白了很多写作上的道理:文章题目要有视觉冲击力,写好后要多改,投稿不仅要时间超前,而且具有针对性,除此之外还要符合刊物的口味等。而鼓励我第一次投稿的,却是我的一年级学生李涛!这位女孩用拼音加汉字的形式写了一篇日记被《汉语拼音报》刊发了。我的学生都能发表,我为何不能呢?心里觉得十分惭愧。1993年放寒假时,我鼓足勇气把修改后的期末经验总结投向了邮筒。3个月后,《江苏教育》发表了《培养一年级学生独立作业能力的两点做法》这篇不足600字的处女作,着实令我高兴了整整一星期,不,是整整一学期!

当时睢宁经济低迷,教师常被克扣工资。记得一次月工资仅领到8元钱,伤心的泪水止不住地流淌,工作了竟然自己不能养活自己。我也曾有过“孔雀东南飞”的念头,但还是挺了过来。对于刚工作的青年人来说,获得一张“奖状”是对其社会价值的一种肯定,青年人尤为看重。尽管埋头苦干5年,我却不曾获得过一张奖状,然教育的热情不减,意志没有消沉过,棱角也不曾被削平过。

搞课题赶鸭子上架

几年前学校住房紧张,在那间不足10平方米,夏天潮湿、冬天阴冷面北而居的小屋内,我不仅完成了学校交给的“九五”省级立项课题的前期设计工作,还走完了艰苦的汉语言文学教育本科自学之路。《儿童画教学与全面实施素质教育的实验研究》这项立足于睢宁实小办学特色的实验课题,对于我来说是全新而陌生的,只能与一群志同道合的青年教师们从头干起。也就是从搞课题开始,我养成了在教育理论专著、期刊中摘抄、积累资料的习惯。

1999年课题研究报告送市教科所初审,所领导阅后严厉地批评道:“这也叫课题研究?从材料里看不出研究的流程。”我抱着一大摞资料,怅然若失地返回学校,用“心灰意冷”一词来形容当时的心情是最恰当不过了,认为搞课题劳民伤财,能研究个什么成果出来,装点学校门面罢了。牢骚归牢骚,为了让课题通过鉴定,我与课题组教师一道把原始资料从课题方案、与课题相关的背景学习材料、课题研究过程的体会与论文、课题研究过程的典型个案、课题研究取得的成功凭证、课题活动的大事记等方面进行重新梳理、归类。在南师大与市教科所专家的指导下,课题不仅通过鉴定,而且开发出校本实验教材《睢宁儿童画欣赏》(低、中、高三册),“儿童画欣赏”四步教学法也在全县推广。回首走过的研究历程,我觉得最大的收获,莫过于在课题研究中成长起来了一批青年教师,如金路、王雪梅、王荀、孙远晋、叶成竹等。现在我仍然认为不要把“课题”看得多么神秘,要把研究的过程看成学习的过程,解决自己教学中遇到的问题的过程。

在课题研究中,一次偶然把“儿童漫画”引入作文中,学生兴趣盎然,一扫习作中的畏难情绪。又尝试着把“漫画习作”设计到双休日家庭作业、小作文中,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收获。随后把教学体会撰写成文,不仅在省“教海探航”中获奖,并且《尝试漫画作文教学》一文发表于《江苏教育》。我应邀参加金湖颁奖会,晚间拜访来做示范课的于永正老师,老师赞赏这篇文章文笔流畅,视角新,它是一种很好的作文训练形式,并说自己也对漫画习作感兴趣。在不断汲取他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我设计了《儿童漫画作文研究》课题,并成功立项为国家级实验课题。无心插柳柳成荫,至此,才有了一项真正属于自己的研究专题。20015月,应山西小语会邀请,我在“创新思维习作研讨会”上执教了一节《看漫画想象写话》示范课,受到了与会者一致好评。

渴望课堂精彩起来

有时自以为教学设计不谓不精妙,可到了课堂上学生读书就是精彩不起来,这个问题一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看名师录像课,在期刊中寻觅,在实践中摸索,挥之不去的难题终于破解了。因为课堂仅有教师的单向评价是不够的,还要唤醒学生的主体评价意识。否则课堂上学生的注意力,学生的倾听,学生的参与度从何激发。所撰论文《唤醒学生的主体评价意识》,发表于《教育实践与研究》2001年第11期。带着问题进课堂,会使教学变得有意思起来。

多年来,我一直羡慕那些在公开课上展露风采的同行们,钦佩他们镇定自如,游刃有余的娴熟教学技巧。2004年暑假,在省小学语文特级教师高级研修班上,再次聆听老师的教诲。老师说:“课一般有两种类型,一类常规课,一类公开课。如果着力追求每节课都像公开课那样堂堂精彩是不现实的,也是脱离教学实际的。”此话如醍醐灌顶,令我茅塞顿开。让课堂教学有新意、有个性是我追求的目标。不因为“昨天你不是特级教师就说明你水平低,今天你成为特级教师,就说明你比昨天水平高,真正的‘特级’在今后”。

永远难忘1999年金湖颁奖会的那个晚上,那是我开始做“特级教师”梦的地方。更不曾忘记于永正老师对我的教导:“全国要拜我为师的人很多,我觉得你还是看一看《教海漫记》中‘我与李建忠’一文或许对你有所帮助。”于是在我的摘抄本上便有了老师的诸多格言“成名要靠自己,靠超出别人十倍,百倍的付出。适当的温度只能使鸡蛋孵出小鸡,而不是石头。”、“认认真真写教案不一定能成为专家,而认认真真写三年教后札记可能成为一个专家……”尽管没有形式上的拜师,但心底里自认为老师永远是我的师傅。因为,无论在我的作品里,还是在课堂教学中,都或多或少地打上了老师的印记。每日写作上的“思维体操”,常常令我对发生在周围的教育教学小事件敏感起来。透过“学生向我要一盆枯萎的花回家去养”这件小事,看到了从小培养孩子具有人文性的重要性……

2003年,我主动要求从一年级语文教起。在课改的起点上从头学起,努力做一个智慧型教师,让学生每一天都在期待和惊喜中度过。愿在小学教育这片沃土上,与同志们一道让科研把平淡的教学生活变得更美丽。